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四川互联星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企业新闻 > 大竹今日头条广告代理| 四川互联星空浅谈:百度投资知乎,今日头条坐不住了!

动态详情

大竹今日头条广告代理| 四川互联星空浅谈:百度投资知乎,今日头条坐不住了!

关键词:

大竹抖音广告代理商大竹抖音广告联系方式大竹今日头条广告代理

2019/9/27

在互联网界,知乎似乎一直是一朵奇葩,神一样的存在。8月12日,知乎宣布完成F轮融资,总额4.34亿美元。本轮融资由领投、百度跟投,腾讯和今日资本原有投资方继续跟投。这是知乎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一轮融资,也是近两年来中文互联网文化和娱乐领域金额最大的融资之一。

于见认为,这次融资之所以引起高度关注,也引发创投圈的热议,与知乎、、百度在产品形态和用户场景上差距巨大,而且都面临着信息孤岛的问题有很大关系,此举也是三个各自领域的流量巨头联手,抱团取暖的结果。

在各自定位的用户圈子里,流量红利期都接近尾声的时候,即使是流量巨头也尽显疲态,后劲不足。所以,与知乎的这次握手,也可能是双方的无奈之举。

在资本市场上,C轮死基本是打不破的魔咒。而在于见的印象中,能够撑到F轮仍然具有这么强劲的融资能力,还能被众多资本家看好的企业,除了如今已经奄奄一息的凡客诚品,再难找出第2家了。

因此,这次看似离谱的融资事件,背后是一个铁定的事实和逻辑:在移动互联网流量的天花板触手可及的当下,用户增量已无空间,虽然知乎和的用户看似不搭界,却一起拼成了一个近似完美的圆。

从此,因为知乎和出圈,或许知乎不再是高高在上、不接地气的高冷科技范,也不会再只是一个放牛娃、泥腿子的网络江湖。二者相得益彰,互联网貌似又会出现天下一统的大局面。诚然,在这个用户需求越来越个性化的时代,这种可能的希望渺茫。

此时此刻,于见不禁想起了今日头条,想到了抖音。字节跳动,一个号称像流水线一样生产互联网产品的公司,近几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造出了多个数亿用户的产品平台,抢占了原本属于BAT的用户腹地。而在这过去的几年中,字节跳动公司也像是一个神话,却又在以创始人张一鸣为代表的创业者那里,将很多理想变成了现实。

自2018年起,"今日头条要做搜索"的报道已经满天飞,在搜索领域蛰伏2年的今日头条,高调推出网页搜索版。而头条这次推出的搜索产品,据头条官方宣称,可以实现全网信息互通。但是实际上,优质的内容平台都有自己的围墙,头条系的这个的理想或许只是一厢情愿,其如意算盘也将随着百度、知乎、的联手而被迅速瓦解。

、百度和知乎在内容生态上的布局已经不仅是站内的产品矩阵,更是三方资源、渠道和技术的互通有无,构建的也将是无坚不摧的产品与内容生态链。而在内容上被孤立的今日头条,即使有海量的自媒体人发布信息,却依然会因为其媒体属性,以及高质量的内容匮乏,在搜索的结果呈现上捉襟见肘。

今日头条布局的搜索业务的折戟之势,更凸显出头条系的危机感倍增。因为,这是头条系在产品逻辑与生态逻辑上的一场硬仗,早在头条布局众多产品线的时候,已经为今天的危机埋下伏笔。

抖音对标的、微视,今日头条对标的百度APP、腾讯新闻、新浪新闻、搜狐新闻,微头条对标微博,头条搜索标对百度、搜狗,悟空问答对知乎……包括BAT在内的整个互联网内容产业,几乎都与头条系产生直接的激烈竞争,在内容赛道上,头条系已经有意无意的走到了内容领域的行家里手的对立面,所以已经很难找到盟友。

干戈四起,必然危机四伏。截止目前,在互联网领域,也从来都不是只有技术,就能解决用户生态的问题,或者让一款产品,能在孤军奋战、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突出重围。头条系的自媒体平台定位、信息流原生广告,曾经让这种产品形态风光一时,也让头条系赚得彭满钵满。现金流的充足,貌似让头条系无所不能。但是物极必反,互联网天然的开放特性,从来都允许一方霸主的存在。

所以,在知乎拉上了盟友、百度之后,头条系显然有一些慌了。而且,继头条之后,信息流产品也层出不穷,张一鸣的打法,显然让很多人瞬间明白了:看起来高大上的大数据技术,原来我也可以用的!这也说明今日头条所谓的大数据、精准匹配也没有什么技术壁垒。

那么,对于缺少社区属性和内容生态、更缺乏超强用户运营能力的头条系来说,还有什么无法被人超越的优势呢。至少,从搜索起家的国内TOP型的技术型公司百度可以与之匹敌。然而,现在它却站在了知乎、这一边,打得头条系措手不及。所以,也有专业人士分析,这次多方牵手加码知乎,看似各有算盘,实则剑指头条系。

而近年知识付费的流行,也说明了用户对高质量内容的诉求,前所未有。这也就意味着,搜索触达的内容越是全面、权威,就越能说服用户买单。而头条系的内容调性,以热度、娱乐、休闲为特性,太多口水化的东西,迟早会让用户看厌、看烦,甚至惨遭抛弃。

而这是基于今日头条系的产品基因所决定的。头条系的抖音也是如此,的农村包围城市策略,与知乎的"精英分子"优势,势必会打破短视频领域的生态格局,更会让抖音因为局限于都市年轻人的用户市场,而无法自拔。而面对抖音下沉乏力,的布局范畴已经高出抖音,被内容端和用户端两头夹击的抖音,应该感到焦虑。

一向傲娇,看似不可一世的字节跳动,也因为其涉猎广泛,攻势凶猛,让各个巨头敬而远之。而在头条和抖音的世界里,似乎再也不需要百度,不需要搜索,更不需要微信。最终,能与他们为伍的,也只有目前也处于焦虑状态的奇虎360。

曾经有擅长SEO(百度搜索引擎营销)的专业人士仔细分析过,百度对今日头条网站的内容收录,相对于它每天产生的海量内容数量,九牛一毛,而且鲜有排名。

今日头条最致命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它的低劣内容。作为一个媒体属性的产品,它的调性不同于网易、新浪、微信公众平台,因此经常遭到网友诟病。

头条系迫于KPI蒙眼狂奔,着实让一些所谓的自媒体人抢占了流量红利,但是也让真正有原创实力的用户敬而远之、心生退意。前期靠金钱利益、高额补贴成长起来的头条,也正在因为其内容调性、用户品味的缺失,被更多有追求、有格调的用户所摒弃,陷入用户出走的恶性循环。而对于商家来说,今日头条则不幸沦为了一个带有强烈商业味道的流量与利益纷争之地,更多的时候,则像是一个被用来撮合几桩生意的廉价工具。

一个不依靠搜索引擎导流,不凭借巨头的流量引入,却能扶摇直上的产品,仅凭自己一个号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技术团队,甩其它产品几条街。那么头条系背后的字节跳动,是靠什么才打下它的日不落帝国的呢?

于见看来,今日头条的逆袭,与它最早提出用纯技术算法手段,从海量的内容中去搜索挖掘有价值的内容,并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进行“定制化”推送有着莫大的关系。

虽然不排除今日头条打着人工智能、大数据、高科技的幌子,去拿下投资家巨额资本的可能,但是这在信息爆炸时代,面对着看不完信息的人们,今日头条的这种创新理念,不蒂为是一剂清新可口的良药,是混浊的互联网江湖的一股清流。从此,人们也可以摆脱浩瀚无垠的信息海洋,只读取精准定制的有价值信息。

据说头条刚刚诞生后,一个热点新闻刚刚出来,就被今日头条快速抓取,然后就成了它的首发新闻,而且速度比任何纸媒要快,推送也比任何网站都精准。率先用这种抓取的技术手段,以及“优质内容智能找人”的方式,今日头条从名不见经传快速崛起。

自2014年8月推出今日头条,短短3个月的时间,头条号订阅用户量就突破1000万,在其它巨头还未察觉的时候,今日头条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庞然大物。今日头条就是这样,依靠少量的技术人员,靠对精准算法和初级人工智能的技术,用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只用区区几十人,就解决了几千人的团队才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因为数据抓取导致的版权问题,据说今日头条的侵权官司接二连三,一个月高达四五十起。不过,频繁的法律纠纷,并没有影响头条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完成三轮融资,手握1亿多美金的现金资本,所以也有了与维权者进行法律斗争的底气。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巨额现金,头条的很多版权问题,都得到了快速解决。而在巨额内容补贴的下,无数自媒体人转战头条号。也就是短短几个月,头条号就成为继微信公众平台之外的第二大自媒体平台。

随后,张一鸣对标微博类微博,开发了微头条和以及问答模块悟空问答,粉丝可以清晰地看到文章、问答、微头条3种不同形式的内容混合排列。

用同样的补贴套路,今日头条用悬赏10个亿,补贴头条号视频创作者,并陆续推出火山、抖音两款小视频产品,从此,今日头条就是新媒体的代表,而火山、抖音则成为了社交媒体的典型。在短短几年内,快速攻占了短视频的山头,也为头条系打下了看似牢不可破的江山。

随后,头条系就是花下血本,在一些手机制造大厂的手机出货时,用一种APP预装的方式,迅速的占领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市场。就这样,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字节跳动,就靠着所谓的人工智能推荐算法,挖到了第一桶金,也撬动了资本,从此走向了人生巅峰。

这几年,无论是今日头条,还是火山、抖音都可谓是风生水起。今日头条的内容生态,也就在一刹那间,有如泰山压顶,连BAT都感觉到了来自它的威胁和压力。所以,终于有一天,我们再也无法在微信里看到抖音的小视频。

所以坊间也有人提到,BAT的旧时代已经过去,TMD(头条、美团、滴滴)的新时代已经来临。而T就是首屈一指的今日头条。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昨天还风生水起的字节跳动,也许在听到今天投资知乎、百度尾随跟进的消息后,突然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力。

2018年,在抖音刚刚崛起的时候,南抖音北的说法也是甚嚣尘上。这种说法,看似是说抖音和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但是实际上,那时的抖音,用户量远远不及,甚至相差数十倍。但是作为社交媒体类的应用,用户量并不能说明一切。与抖音的用户价值,谁高谁低我们无法评估。但是至少在定位上,相差悬殊,也各有优劣。

反观、百度、知乎合体的融资大事件,今日头条、抖音似乎进入了一个自娱自乐的迷局。与其说今日头条的困局,是因为它是一座信息孤岛,不如说这是与一个讲究开放、融合的互联网大时代背道而驰的结果。

今日头条推出的悟空问答,于见也有过一番研究。发现其内容质量确实与知乎相差甚远,甚至比不上一个无所不知、已然过气的百度知道。而现在有搜索入口加码的知乎,也将再次发挥其高质量内容的优势,结合百度真正的AI技术,可能会锦上添花。

而此时的字节跳动,面临、知乎的双向压力,外加技术实力并不亚于字节跳动的百度,也许只会让张一鸣坐立不安,茶饭不思。

我们再看这次融资事件带来的格局变化。坐拥高活跃的亿级三、四、五线地区用户,增长已放缓,因缺乏吸引一、二线城市用户的内容,因此需要知乎通过其海量专业的用户,贡献规模化的、专业度高的短视频内容,从而实现尚未覆盖部分的用户的快速增长。

而百度作为搜索和信息流的巨头,高质量的内容来源非常关键,但在“大媒体平台”各自为战的情况下,虽然腾讯、字节跳动、微博等平台的内容并不会开放给百度,但是有了知乎加持,百度从此解决了高质量内容来源的问题。也将继续发挥其技术优势,为新时代下的智能搜索引擎带来新的商业机会。

但据媒体报道,在字节跳动内部,悟空问答团队已经整体划转至微头条团队,其中有部分人员已经开始从事微头条的运营工作。这被看作是字节跳动在问答领域尝试的失败信号。而对于百度而言,通过投资的方式换取大量优质的问答内容或许是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

对于在商业化道路上一直跌跌撞撞,历经坎坷的知乎来说,似乎让投资人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虽然知乎的增长空间和变现潜力巨大,一直被认为是好资产。但是好资产并没有带来好的现金流,所以外界对于知乎的质疑之声,一直不绝于耳。但是,这并不影响资本市场看好知乎的商业价值。当然,头条系并不这么认为。

据第一财经报道,张一鸣早在2018年下半年就开始接触知乎和周源,有投资意向,但最终不了了之,领投资格被+百度拿走。究其原因,有人称“因张一鸣不愿进一步抬高价码”,是否真实暂且不论,至少,当初悟空问答疯狂挖知乎墙脚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虽说在商言商,但这些年来字节跳动四面树敌,已经无形中堵死了自己打造跨平台内容生态的道路。

过去有干翻天地的豪情,让张一鸣一战成名。但是激情的背后,是无奈的现实。创业豪情褪去后,字节跳动才发现,原本自己属于C位的巨头,却已经逐渐被各大巨头孤立,被一路同行的伙伴边缘化。这也许是一种孤独求败的感觉,也可能是一种成功后的寂寥落寞。

结果是残酷的,这已经在搜索产品上体现出来了。近日,今日头条也在宣称升级为单独产品,做全网通用的搜索,但是截至目前,这个产品搜到的内容也主要是自家内容。可想而知,做搜索的结果是不愠不火。

有媒体在头条搜索框中搜索一个关键词,得到的结果前三页都是头条体系内的内容,包括今日头条、抖音等。而其中唯一的站外内容,是360百科。但是内容本身一直遭受诟病的头条系,其搜索后展现的结果质量,可想而知。

而如今唯一与它站在同一战线的奇虎360,也早已被甩到了互联网的二流梯队,很少有人提及。所以,这一对难兄难弟的合作,能否产生很大的浪花,我们不得而知。

总而言之,在这个信息大爆炸,不缺乏内容、但是又十分缺乏优质内容的时代,知乎可能是仅存的能够代表国人智慧的产品之一。所以F轮仍有资本热捧,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知乎是一个人,也许它现在已经是一个满脸沧桑的老者,在时刻等待着大器晚成的那一天。

而字节跳动的一系列举动,在它面前,看似是用一些所谓的技术俩耀武扬威了一番,也赢得了一时的荣耀,却在内容巨头面前,又像是一个跳梁小丑,稚嫩得像个孩子。

那么最后,是不是姜都是老的辣的呢?至少,一个走向了大开放,大融合,是顺势而为。而另一个却在自己的世界里画地为牢,沾沾自喜甚至并不自知。如果这是一个关于年华的精彩剧集,其结局可想而知。


我要评论(本站会员可直接登录,如果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新用户!
  • 评论内容: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x

填写举报信息

提示:请填写您的实名信息,中国114黄页承诺对您的信息进行保密